刘正远的学生绝不认输

如果可以的话,点开看看?

各位好啊这里艾析,叫小艾就好,
上学期间没手机,放假期间做作业,挤出时间来码字。
一个辣鸡写手,主现代/校园风,娱乐圈/特工paro。
BL有cp洁癖,自定cp,一般不接受安利。
吹爆羊肝菌太太!真的超喜欢她!
很好聊起来的,欢迎扩列!可以来语c群547680833或者Q号3156275959找我嗨啊~
————
跟@平战戈@我曦柔今天就要打死余辞@空叔心好累好想退休 组成了「AFXK」✔
luz就是我们的光☆
圈子是 全职/凹凸/王者/阴阳师/日本唱见/方块学园/月歌/星愿/神魄
(凹凸大概不产只会在首页按小蓝手)
cp见这 叶黄♡王喻♡周翔♡all luz(←仅限XYZP成员和靴子)♡恋驱♡雷安♡凯柠♡瑞金♡信白♡云亮♡
谨慎关注,首页会跟AFXK另外三人商业互吹,所以推荐文章如果戳cp雷点请见谅。(小声bb/我超爱开车!

过年发的那个叶黄文被老福特屏蔽了
心累
不想重新发了
等以后写新的再发新的吧

欢迎来投喂我(ntm)

2018空叔生贺文!

*我本来是想单纯吹空叔的……但是写着写着就成了四个神经病,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就是我们日常相处方式hhhhhh

*悄悄给空太来了点侧写

*不知道为什么就爆肝了1k+其实我只打算写篇400+作文……(被捶死)

 

    酒吧中各种灯光不断闪烁着,舞台旁成群的人随着音乐嗨着(bushi),嘈杂的谈话声与音乐声混在一起,说是热闹,不如说是让人有几分心烦。 

    少年手背撑着侧额,一人坐在吧台边等待着酒水的到来。阖眸跟着舞台那边播放的贯彻整个酒吧的音乐哼起旋律,银色短发的发尖,随着上方中央空调吹出的冷气微微飘动着,较长的睫毛和一双骨骼分明的手,更衬托出他独特的魅力,有些令人不敢靠近似的。

    旁边的女性都将目光毫不吝啬的投向少年的方向,一同来的人更在一堆里窃窃私语,讨论着那个少年。此刻的他,像成为了万人的焦点。其实他一直都是一个焦点,而且在很多方面上都是。

    一曲终了,酒保也已经调好了酒,将晶莹剔透的玻璃高脚杯放在他的面前。少年睁眼望了望,才直起身来端起酒杯,另一只手托腮,细细端详着这杯子,轻笑了一声,启唇自语到:

    “好漂亮的花纹啊,不知道这种款她会不会喜欢?”

    少年的声线很干净,这声线与酒吧中的其他男性比起还是高了一些,这倒给了他几分稚气未脱的感觉,他说话时声音很柔,令人感到一丝安心,不由得心生好感,不知是不是因为心中想的人的原因呢?

    语罢,少年站起身,拢了拢自己的头发,随后端着酒杯,往酒吧里处的圆桌走去,在艾(单)曦(身)姬(狗)、曦(大)柔(眼)、平(老)战(fa)戈(fa)三人所在的桌边停下,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,一边品尝着酒,一边听着两个少女和一个阿姨(并不)的谈话。

    三人聊得正欢,少年杯中的酒已尽,透亮的杯子映出他迷人的淡金色眼瞳。少年看向三人,突然一把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咱去前面唱歌吧!”

    三人在这个时候达成了谜一般的共识,立马各自散开。

平战戈掏出自己的手机和耳机,连上耳机之后指了指话筒,果断拒绝,“不要,我跟媳妇连麦呢。”

“我跟媳妇撕逼,别打扰我。”不知什么时候,曦柔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QQ,低头一脸认真地爆手速就打起字来。

“呃……”艾曦姬看了看旁边两个人,咬着果汁吸管有点尬,欲言又止,思索一会儿后又看向少年,“不去,滚。”

“那我自己去了你们这群臭傻逼。”

“哦,慢走不送。”

然后少年就一个人去了舞台那边点了歌,前一人刚下台,自己正准备等主持说完词就帅气的出场,结果就见主持的话筒被人拿了去,看到艾曦姬站在那边喊:“下面有请狂野男孩空叔为我们带来一首《九九八十一》!”

“皮这一下你开心吗?”

“我异常开心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臭傻逼快上吧!我溜了我溜了!”

无奈之下唱完了歌,等再次回到位置时,少年看到圆桌上摆着的一个极大的蛋糕楞了一下,不等他说什么,三个女生就飞快的点了蜡烛,啪啪啪啪啪地鼓起掌来,齐声喊着:

“空叔生日快乐!”

然后又七嘴八舌的吵开来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恭喜你又老了一岁!”曦柔。

“我给你讲这个蛋糕你别独食啊,可贵了,这些钱我能买好多叶黄本……”艾曦姬。

“礼物的话,cos服免谈,其他的还能商量一下。”平战戈。

“你们有毒吧……”

少年看着蛋糕,听着三人的话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,然后在三人对面坐下,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
“赶紧赶紧,吹蜡烛许愿!一会儿蜡烛油流蛋糕里了我就捶爆你!”艾曦姬露出一个心脏的微笑。

“臭傻逼,今天谁都别想吃这个蛋糕了。”少年说着,准备直接用打火机漂蛋糕。

“冷静点臭傻逼!你不吃给我们,我们不介意!”平战戈立马站起来准备把那一盘蛋糕拉到三人的面前,曦柔也顺势去帮把手。

“不不不我吃。”

“要吃那就赶紧点。”

将蛋糕还回去之后,少年立马走流程许了愿,然后匆匆吹灭了蜡烛,一句“谢谢”刚想说出口,结果看到对面已经拿起刀的三个人,硬是把到嗓子眼的话憋了回去。

算了,还是不说了,这样也挺好的。

 

最后还是祝空叔生日快乐!!期待的等着会不会有我的生贺文hhhhhh(bushi)@空叔心好累好想退休 

【幽月】预言

发条lof证明我还活着,这是一发完结的坑,这只写了一点。还有两个星期月考,如果考好了肯定能更完,考不好的话……你们给我烧点钱吧谢谢了。

#ooc预警(亮)

#设定 巨龙鸣幽x预言家月紫夕

#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这个奇怪脑洞,达拉崩吧听着听着不自觉就想到了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月紫夕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身为一国的大预言家,居然被同其他人一起派遣到很偏远的地方,进行所谓的——“扩充疆土”?一个预言家被派到这种地方来,做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,有什么意思吗?

  最要命的还是,现在下着雨,月紫夕还在这个鬼地方跟其他人走散了。

  没错,他迷路了。

  只身一人在山林里走着,被大雨打湿的山路很泥泞,每一步都走的不容易。哗啦啦的雨声和一阵阵的炸雷似的雷声在月紫夕的耳旁不断响着,他仅举着一条宽大些的毯子挡着雨,但这也无济于事,他的身上早都已经湿透了。雨水从他的发尖滑落,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地。

  寒风也没停过,刮在脸上刀绞的疼。月紫夕现在只希望能找个地方避一下雨,最好,还能好好休息一下。不过就这种环境,估计也不可能了。

  “嘶……好冷。”

  他将左手放了下来,拉了拉自己的衣服,但被打湿了的衣物附着皮肤上移动下,冰凉的触感却更是传遍了全身。真是——太烦人了。

  月紫夕就在这山林中漫无目的地走着,他觉得已经过了很久了,手臂酸痛无比,找到一处稍微好些的地方原地蹲下休息一会儿,本想着放弃,抬头却看到了不远处一个像是……山洞的地方。

  或许会有希望了?

  这样想着,他已是站了起来,重新举着那湿透的毯子往那边走去。到达了目的地,确实是证实了月紫夕的想法,那里是个很大的山洞,走进去,踩着干燥的地面突然感觉轻松了很多,繁杂的雨声依然听得见,不过却是落不到他的身上了。

  他向洞里走去,发现这地方似乎比想象中的大许多,那边还有些隐隐的灯光。是错觉么?还是说——这里确实有人居住?不过这么偏僻的地方,真的会有人吗?

  “人类?……”

  月紫夕沉思之时,一道传来的男声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,使他一时紧张了起来,将手放到腰间的匕首处。一些防身的东西,他自然还是有的。

  “这里,已经很久没有人类来过了呢 。”

  声音的主人从那光源处走了出来,只见是一绝美的银发男性。不过他……似乎身后有着翅膀和尾巴。

  是龙族啊。

 

 打call

蓝司JUN:

百粉图完成了!拖了好久的叶黄,第一次画公主抱,画的很开心,感谢大家的支持,希望大家喜欢(≧▽≦) @中二少女艾 梗是这个小天使的

我好激动啊嗷哦哦啊啊啊啊啊啊
还有击掌会,我不洗手了哈哈哈哈哈哈嗝
(这人疯了)

疯狂给我空叔打call你最棒加油开车!
@琳梦艾 快来给你空叔前排打call

空叔:

诶嘿嘿新人来了不是大佬,真的不是大佬。


【信白】被强迫成了cp? (2)

    本来是想写到结婚再放的……但是要开学啦,还要差好多感觉还要写好久,拖着也不是办法我先发好啦。
    这次加了双兰、离轲、吕婵,三对新BGcp。
    前文链接戳这,不蓝见评论区:http://aixiji.lofter.com/post/1e5a4883_ff66f6c
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『8』
    自此之后,宿舍里的四人经常一起在学校里互泼狗粮,来嘛来嘛互相伤害啊。一天,两对cp在宿舍里莫名其妙的就聊起了八卦。
    四人聊的热火朝天的,诸葛亮挽着赵云,突然说到:“唉唉,你们知道学校里上一届特别火的‘双兰’cp 吗?”
    “双兰?当然知道,就是高长恭学长和花木兰学姐啊!后来高长恭学长被叫‘兰陵王’,才和花木兰学姐有双兰这个cp名的。”李白拉着韩信的手答到,谈起这对cp倒是学校里许多人都清楚,毕竟这两人的事还是很传奇的。
    “对对对,就是这两个。我记得还是原来是刺客系模拟实战训练的时候,高长恭学长第一次遇见花木兰学姐,当时学姐是把全场帅一脸啊,其他人都特别惊讶的。说实话,没能看到那个场景真是可惜啊!”诸葛亮找到了跟李白新的共同话题,立刻开始扒起了学校历史(划掉)往事。
    “我记得学校公网好像可以看……下次找找。哦对了!还有,之前学校举行活动,让同学互赠礼物,高长恭学长还送了99朵玫瑰花给花木兰学姐呢。花木兰学姐虽然是看出来了,但是也没有明说,反而还打趣说‘我名字里既然是有个木兰,怎还要送我玫瑰啊?’,”李白说着,仿佛已经脑补到了那个场景,不禁笑出了声,“听说当时高长恭学长贼尴尬。要不是长期蒙着面,估计当时会被发现脸红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隔。”
    “嗯对,花木兰学姐那天回宿舍,舍友都发现花里还有巧克力。她干咳一声赶紧就把那些花抱走,高长恭学长在她之前可是都没有给学校其他女生送过花,更别说巧克力了……”诸葛亮说着,莫名有点羡慕,拉过身边的赵云,附耳轻声说到,“今天放学你给我去学校对面超市买盒巧克力,记得要费列罗的,好吃些。”
    李白经诸葛亮这么一说,突然也想起来自己好久没吃这东西了,叫过韩信,“你放学也跟赵云一起去,就这么说好了。”
    于是两个攻发现自己不但在这个话题里接不上话,而且还不明觉厉地被叫去买东西了???
    交代好事情后,诸葛亮又接着讲起了双兰史,“嗯……然后最传奇的地方就是,在上一届的学长学姐们举行毕业聚餐时,高长恭学长见花木兰学姐跟她舍友——不知火舞学姐走的挺近的,不知道为什么就莫名吃了醋。一拍桌子站起来,当着到场所有人的面喊了一句:木兰,我喜欢你啊,跟我在一起吧!”
    李白接着诸葛亮的话讲到:“然后空气在那一瞬间凝固了,给不知火舞学姐倒水的花木兰学姐愣是傻了,等到不知火舞学姐发现水倒闷出来了,花木兰学姐才反应过来,慌慌张张地找纸。这时整个房间掌声雷动,还有好多人起哄答应他,那个场面真壮观,老师都懵了。”
    “嗯,最后花木兰学姐在众人搞事下红着脸答应了高长恭学长,毕业之际,就成功的又凑成了一对cp。”
   
『9』
     嗯,这就是几个人每天早晨的情景,非常尴尬的两个攻从来插不进话,然后在旁边听的也懵。两个人总会想到:为什么自家的受会知道那么多八卦……
    出了宿舍,遇见路过的腐女公会成员也有很友好地谈话了。这不,正好就是安琪拉来了。
    “哟,大家早上好啊!”安琪拉看见面前都比自己高……咳咳,都两两结伴的四人,招了招手问好。
    “早上好。”
    “嗯……大家决定今天又以什么方式虐狗呢?”安琪拉饶有兴趣地看着四人,露出了腐女的笑容。
    “互喂巧克力?”诸葛亮打趣说到,“不过可能只能虐宿舍里的人咯。”
    是不是觉得这画风不对?没错,自从信白两人被几个公会核心腐女集体强推成cp,然后又真的成为cp之后,画风就突然变成了这样。
    其实就是和腐女公会达成的某种协♂议,众人相处极好,最近腐女公会的人正为素材烦恼,而两对cp这个时候就对腐女有了很大帮助了。于是就如上:cp花式撒狗粮,腐女欢喜捡素材。
    “哇 interesting……我可以先脑补一会儿。”安琪拉说着,掏出了她的小本本,带笑写了起来。
    几人聊了半天,才招手分别。走到一半,安琪拉突然转过身,朝着面前四人的背影喊到:
    “喂,你们毕业的时候,也要学学长学姐搞事情吗?”
    “也许吧,总之可能性很大!”韩信也转过身朝着安琪拉回答,然后又转回去继续往前走。
    安琪拉微微地笑了,笑得很甜,心中充满了喜悦。
    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他们,只要是看着他们发糖就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,从来不会腻,一直如此。
    对于这种情感,谁也说不清。
    当然,也没必要弄清楚,只是默默地在身后帮助他们就好了。
    安琪拉转身朝公会会部走去,望了望蔚蓝的天空,心情大好。路上想着下次该怎么帮他们助攻,想着学校又可以凑成哪几对cp。虽然是腐女公会,但是凑成BG也是没问题的。    
    其实她已经发现了新的cp——吕婵。

『10』
    要说怎么发现了这对cp,还得从几天前说起。
    那天,安琪拉在默默打扫公会大厅的清洁,另一边的貂蝉和妲己在整理BL本。这时,跟貂蝉同班的绿……吕布进了公会,抱着一叠BL本递给貂蝉。
    据妲己说,她还听到吕布喊貂蝉喊做“小蝉”,好像很亲的样子……
    那还真是不得了不得了,后来安琪拉就经常发现吕布到腐女公会来找貂蝉。其实安琪拉不是很懂这对到底是个什么关系,毕竟貂蝉吕布平时跟赵云也很亲,照这么说三个人是很早就认识?
    想着,安琪拉已经不知不觉到了腐女公会门口,推门而入,发现又是吕布和貂蝉在里面有说有笑。安琪拉趁两人还没发现自己,赶紧躲在放BL本的书柜后面,悄悄听着他们的谈话。
    “奉先,我想开了,站云亮。相信我,云亮乃信仰。”貂蝉坚定地看着吕布说到。
    “小蝉真的不吕赵了?”吕布地语气里带着疑惑,他还没想过这个原来整天yy他和赵云一起的小姑娘能想开,换组cp。
    “当然了!我原来不是不懂事嘛,子龙哥哥喜欢诸葛亮,那就随着他来呗,子龙哥哥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才好嘛,”貂蝉摸了摸头上的花发卡,随后点点头,双手搭上吕布的肩认真道,“我们两个这不是都在一块了吗?我还说你跟子龙哥哥组cp干嘛?”
    安琪拉听到这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!
    原来貂蝉、吕布、赵云真的原来就认识,而且貂蝉原来还是站吕赵的,貂蝉真跟吕布是cp!
    天哪,这个大新闻哦……
    她这么想着,拿出手机,还是想找赵云验证一下:
    “赵云,问你个事。”
    “什么事?”
    “那个……我说了你别打我。”
    “不会,问吧。”
    “貂蝉吕布是不是原来就跟你认识,然后貂蝉原来还经常把你和吕布组一起?”
    而另一边,收到这个消息的赵云愣住了。他此刻开始怀疑安琪拉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。
    “怎么了,子龙?”一旁的诸葛亮见赵云反应不对,凑过去看了看他手机上显示的内容,然后也愣了一下,“啊???貂蝉,原来还有这种操作?”
    赵云缓过神,干咳几声,然后接着给安琪拉回消息。
    “是……”
    看到这个答复的安琪拉也愣住了。
    我去……这么乱啊。

『11』
    正当安琪拉还低着头发消息,貂蝉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她背后窜了出来,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    “会长?”
    安琪拉条件反射性的将手机屏幕背过来,慌乱中差点把手机丢到地上。她站起来赶紧将手机收好,笑着看着貂蝉:“啊……有,要什么事吗?”
    “没有没有,”貂蝉摇了摇头,随后指了指安琪拉的手机,“就是疑惑会长在这里干嘛呢?”
    “没干嘛,更更文……对,更文。”安琪拉挠了挠头,尴尬笑笑答到。
    “是吗?……那好吧,会长下次找个地方坐着更,这样会腿麻的。”貂蝉见安琪拉没有想说的意思,也便没继续追问下去,随后把一叠纸递给她,“学妹投稿的云亮段子,这是手稿。”
    安琪拉点点头接过那叠纸,“好的。对了,吕布没跟你一起来吗?”看到了之前那一幕,她稍试探地问了起来。
    “奉先有事。”貂蝉看向公会大门答。
    起先安琪拉还不相信,直到跟貂蝉从大厅走到会长室都没人,这才发现吕布真的已经回去了。
    安琪拉招呼貂蝉坐到她对面,然后自己也坐下。面对貂蝉,严肃脸。
    “貂蝉啊,你有没有小时候玩的最好的朋友?”安琪拉托腮看着貂蝉,准备套出点什么东西。
    “有啊,就是吕布还有赵云嘛,”貂蝉还是觉得安琪拉看自己的表情有点尬,咳了几下才继续说,“不过我跟奉先还是走得近些……对了,以后有可能请你们喝喜酒啊哈哈哈。”
    貂蝉说着,捂嘴轻笑起来。安琪拉听到这,一脸不敢相信,“哇,真的?”
    “当然是真的咯,我那么大的事,会遗忘你这个教导我的会长吗?” “不不,我是说你跟吕布真在一起了?” “嗯。”
    安琪拉一时语塞。
    教室里的赵云在想安琪拉是怎么知道这些的,而诸葛亮开始觉得貂蝉要是没加入腐女公会,是不是学校的损失……小时候就开始……
    另一组cp就显得比较和谐了。
    李白挽着韩信的胳膊,两人在操场上慢慢走着。李白抬头看向韩信,“重言,你说要是我们没有同在这所学校,没有这些腐女,还会在一块吗?”
    “肯定会的,”韩信伸手揉了揉李白的头发,“我们俩是命中注定,不管到哪,肯定会相遇。对了……太白你突然问这个干嘛?”
    “没什么,就是突然想问问。”李白摇摇头,正巧对上朝他过来的迷妹的目光,眨了眨眼。
    迷妹的脚步在两人面前停下,她抬头看向李白,以一种疑惑地语气问到:“李白学长,真的跟韩信学长在一起了?”
    “嗯,”李白点点头,对那个迷妹笑了笑,“不过我还是会喜欢迷妹们的。”
    “李白学长之前不是经常说自己是直的嘛?”
    李白听到这怔了一下,随后勾起一丝笑,转身轻亲了下韩信的嘴唇,又看向那个迷妹,“现在,为了他我就弯一弯吧。 ”
    迷妹意味深长地看着韩信,向他点点头,“李白学长的一生就交给韩信学长你了,要好好待他,不然迷妹们都会生气的哦。”
   韩信朝迷妹微微一笑, “会的,放心好了。”

『12』
    众人的大学生活很快也要结束了,期末考核之时,刺客系又出了名,一个叫阿轲的女学生成了一匹黑马;而音乐系成绩最好的却是个叫高渐离的男学生。
    妈耶,现在参与考核的学员都是这样神奇的吗?
    而且听说高渐离跟阿轲似乎走的很近,要知道阿轲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冷漠,身边从来没看见过什么朋友,一直都是一个人默默地做事,也就团队比赛的时候见她跟别人在一块。
    但是她跟高渐离就不一样了!
    经常仔(gen)细(zong)观(tong)察(xue)的人就能发现,阿轲跟高渐离经常坐一起吃饭,阿轲会跟高渐离说上那么几句话,有时候也会听高渐离弹弹曲子唱唱歌。
    虽然每次都会觉得难听吧……
    安琪拉自然又看出了倪端,打算看看这俩人毕业聚餐上会不会搞事情,要是像花木兰和兰陵王那也就挺好的。
    虽然有阿轲在这是不大可能的吧……
    安琪拉有点想哭。
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毕业聚餐当天,
    餐厅。
    一进门就看到我们的安琪拉挂着表面看着很友好的笑容在迎接人。
    其实谁不知道安琪拉一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是吧?
    人都到齐之后,整个房间里基本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,妲己觉得:我可以撑住,因为我老哥和哥夫在这,我要坚强。
     妲己坚强的表面下是一颗哭的稀里哗啦的心。
    啊!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。
    整个聚餐过程总会听到几个人的声音,比如说:
    “子房你够不够的到那边的菜,要不要我帮你夹?”“子房这菜合不合你胃口?吃不惯的话我一会儿再给你买别的。”“子房你要是觉得那个好吃就多吃点。”“子房……”
    张良强挤出一丝笑,看着自己面前的碗里差不多堆成一座小山的各种食物。
    又或者是:
    “周瑜大人我们先来拍张照?”“嗯都听婉儿的。”“好,来!3、2、1……哇周瑜大人你看这个滤镜好可爱!”“婉儿不需要滤镜也很可爱哦。”周瑜说着笑眯眯摸了摸小乔的头。
    阿轲依然是安静地吃着饭,众人发现她跟高渐离坐在一起也已经是见怪不怪了。王昭君跟甄姬正商量着一会儿该怎么让阿轲说点啥。
    可以考虑一会儿玩点游戏或者做什么活动,试着套路一下阿轲或高渐离。
    希望能成功。

- 【TBC】 -

挺厉害的哈哈哈哈哈哈

冰崩Kuzure:

【扒一扒那些王者峡谷中女神们爱用的口红!】

甚点,点了会穷,穷了不可以怪我!

下回再搞个男神版的嗯……

我都不知道打谁的tag了已经瞎jb打吧、

【ps:图源均来自淘宝,知道出处和要过授权的单独标出:露娜试色cr微博 造梦小姐斑马哥】

【离轲】有个傻子喜欢我

    更什么文看我心情(划掉),其实是看思路……嗯哪个有思路就更哪个。
    最近ooc严重我也不知道为啥,可能是我吃自己私设吃多了吧。还是喜欢叫荆轲orz。

『1』
    荆轲走出房门,冷冷地看向放在桌边的日历,看见被红圈圈起的日期,稍稍顿了一下。
    “今天,到高渐离的生日了吗……”
    她从衣柜里拿出一套不太显眼的衣服换好,很意外的在没有执行任务、也没有带双刺的情况下出了门。
    自然是要给他买生日礼物才好啊。
    正路过荆轲家旁的高渐离,见荆轲这身打扮出了门不免有点疑惑,快步走了上去,“阿轲,你是要去哪?”
    “没什么,就是去买点东西。”荆轲向往常一样平淡地回答,尽量不流露自己的情感。
    “要买东西的话,叫我去不就好了吗?”高渐离问到。
    “不麻烦你了……有些东西还是自己买比较合适,”荆轲摇了摇头。见高渐离的神情,又瞪了他一眼,“想啥呢你,不是生理期用的!”
    “我错了,阿轲你……你去买吧……小心点注意安全。”离式委屈。

『2』
    街市。
    荆轲走到一家店铺前,扫视了一遍四周,所幸没被认出来,不然京城可是就要闹翻天了,更别说买东西了。
    突然,荆轲的目光停留在一把吉他上,回想起了高渐离之前说过的话。对啊,他之前不是说想要一把新吉他吗?把这个买给他,也算是满足了他的心愿了吧。
    “老板,帮我把这个留着,我晚一点来取。”荆轲说着,将手中的钱递给店家老板。
    礼物嘛,就是得惊喜点给,她还是决定晚上的时候拿给高渐离,倒是蛮想看看他激动到不能自己的样子啊。
    挑选好礼物,荆轲算是放下了点心,她正准备往回走时,又在不经意间听到了旁人(助攻队友)的谈话:
    “欸,你听说了吗?京城一个人喜欢冷面女杀手荆轲哎!”
    “当然知道了!这事可是在京城闹的沸沸扬扬的,我这么八卦怎么可能没听说?”
    “这个人呐,要么是闹着玩的,要么就是不要命的。不过要是闹着玩的话,这玩笑也开的有点大了。”
    “是啊,真是不知道这人哪来这么大胆子的!”
    有人喜欢我?
    荆轲顿了顿,不常出门还是不好嘛。有事都不知道。不过那人还真是个傻子,要是他敢来我面前表白,我肯定会揍他一顿然后叫他滚的。
    如此想到,荆轲叹了口气,转身离去。
    其实,那个人也挺有个性的吧……不是吗?

『3』
    荆轲走后,高渐离也凑巧的来到了这家店,同样发现了那把吉他,而且很是喜欢。
    高渐离找了老板问价,结果却发现吉他已经被人买下了,心里自然还是很失落。当然,他不知道,那是荆轲买下的啊~
    不知不觉间,夜幕降临,街上都亮起了各色的灯,异常美丽。
    我们的荆·计划通·轲,把高渐离带到离早上买吉他的那家店铺附近的餐厅,准备一会儿给他个惊喜。
    “嗳,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请你吃饭吗?”荆轲带着点似问非问的语气,对高渐离说到。
    “因为……你钱太多了没地方花?”高渐离表示荆轲的心思我是不可能懂的。
    “???”荆轲刚喝的一口水,差点就喷了出来,又把水硬喝了下去,“我说你傻啊?自己生日都不记得了啊?”
    “我记得啊,就是觉得以你的性格,不大可能给我庆生嘛。”高渐离恍然大悟,也不免对荆轲的行为感到惊讶。
     “说的……好像也是这样,”荆轲若有所思地想了想,又从桌旁站起身,“你在这等着,我去取个东西。”
    “喔,好。”乖巧。
    待了一会儿,荆轲从那家店铺取走了吉他,又匆匆回到餐厅,找到了高渐离,拿出那把吉他放在他的面前:
    “生日礼物。怎么样,喜欢吗?”
    “哇不是吧?你……你从哪搞到的这个?”高渐离激动并惊讶地问到。
    “就是楼下那家店啊,怎么了吗?”荆轲不解地眨了下眼。
    “我去的时候店家老板说被人订下了,难道是你?”
    “我早上出门就是去买的这个,原来你也去了那的?”
    “对啊,特别喜欢,谢谢!”高渐离抱着吉他端详了半天,满心欢喜。
    两人有说有笑,高渐离现在才发现,荆轲其实也没有平日里那般冷酷(当然啦虽然那只对你),其他人肯定是怎么也猜不出来,这就是那个京城女刺客荆轲啊。

『4』
    不知怎的,荆轲突然想到了早上听到的话,想着高渐离一般都会出门,于是就问起了他,“今天听到有人说,京城有人喜欢我,当真?”
    “这个啊,是真的。那个人还是当众说的,”高渐离装作若无其事地说,“你不知道吗?”
    “嗯。你也知道我平时都不怎么上街,对这些事也懒得管。你觉不觉得他是个傻子,哪有人会真心喜欢我?可笑。”荆轲对这件事一直保持冷漠,情感那门子事,水深的很。
    “阿轲。”
    “嗯?突然这样叫我干嘛,不是说不准这样叫了吗?”荆轲不明觉厉地被高渐离拉了起来。
    “……如果那个人是我的话?”高渐离内心纠结了很久才说出这句话。
    荆轲先是一愣,随后又笑了出来,“噗……那还,真是个傻子。”

(再来宣传下qq粉丝群646259752【滑稽】)